导航菜单

蒙古斑:打工子弟考上哈佛:12岁北漂 曾帮爸妈在街边卖煎饼

  在很多人看来,打工弟姚振华遭遇滑铁卢,意味着实体经济大获全胜,虚拟经济则正式成为“过街的老鼠”。整个费用加起来超过了50%,考上哈佛而乐淘在市场竞争不激烈时,考上哈佛毛利率不过30%(已经是业内比较高的),也就是要亏损20%以上;而在市场竞争激烈时,毛利率降到了17-18%,亏损超过了30%。从卖玩具到卖鞋在雷军和毕胜看来,岁北中国适龄儿童有三个亿,这个市场大得可怕。蒙古斑毕胜说,漂曾帮爸我不是没激情,我是不知道该干啥。雷军让他干电商出生于1974年的毕胜,妈街边卖煎饼20多岁时就担任了李彦宏的助理和百度的市场总监。 2009年5月,打工弟毕胜先发了一个内测版卖鞋,起名叫乐淘族,上线一周,收入就超过玩具。大家一退休,考上哈佛就是这种出海状态。蒙古斑为了加速达到销售目标,岁北实现上市大计,也为了不被对手超越,乐淘管理层也决定大打广告。

毕胜的规划中,漂曾帮爸五个品牌谁能从市场杀出,资源就向谁倾斜。相比于代销品牌30%的毛利,妈街边卖煎饼自有品牌的毛利可以达到60%-70%。蒙古斑那么让我们看,打工弟如果是在「还不错」的情况下,打工弟创业团队还需要额外的一些时间才能执行完商业计划书上的全部内容,那么他们的股权稀释就会更严重,在B轮融资上成功概率也就越小。

当然,考上哈佛创始人们非常骄傲于自己所做出来的成绩,在300万A轮融资的时候,他们吸引来不少风投公司的目光。SaSSy公司在商业运营的时候经历了一点点的挫折,岁北为了贯彻这个商业计划,它需要额外的一年时间(或者6个月的时间)。手推车图片本文作者是MarieBrayer,漂曾帮爸她是SerenaCapital风险投资公司的从业人员。妈街边卖煎饼第二家风投公司Powerlaw给出来了2200万欧的估值。

蒙古斑从融资顾问转型成为职业风投,一年的时间,签了5份投资条款书,我现在想说一句话:作为一名风投在谈判桌上出现,没有什么比这种感觉更糟糕的了。所以,即便是上面最好的情况,所有商业计划都执行的非常到位,下一轮融资都非常成问题。

但是从另外一方面来看,如果是作为风投出现在谈判桌上,其美好的感觉急转直下,其原因是纠结在公司估值上面。那么对于SaSSy公司来说,这三种路径都分别意味着什么呢?在交割之后,SaSSy的创始人会看到自己的银行账户上多了一大笔钱。在创业早期,不管你是高估值,还是低估值,你在B轮融资上失败的概率高达90%,而你的公司估值既可以是500万欧,也可以高到2200万欧。一次性交易的商业模式:电子商务/移动电子商务:0.5-1倍的交易额交易平台:1-2倍的交易额服务:0.5-1倍的收入授权许可:1-2倍的成交量硬件:1-3倍的收入广告科技/媒体/工作招募平台(反正就是跟推广有关的商业模式):1-2倍的交易额其他的变量:增长率、利润率、CM、产品技术壁垒、国际上的知名度、行业内的垄断/领导地位经常性收入的商业模式SaaS:5-7倍的收入变量:增长率、用户获取成本、流失率、平均每单交易额大小、国际知名度、现金消耗率、行业内垄断/领导地位当然,这些系数还跟具体的行业有关系,就比如说给数字安全技术提供解决方案的公司,往往退出系数就比营销解决方案提供商低一些。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就比较有趣了。一切都比当初预计的要更加艰难一些。根据他们所签署的不同的投资条款书,当他们需要钱来发展自己的公司时,他们所面临的处境将大大不同。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三张不同的投资条款书:第一家风投公司Oldschool给出来了价值500万欧的估值。

参与A轮融资的风投公司甚至会为了让公司继续运营下去,推行ESOP(雇员持股计划),这无形中会给早期投资人带来压力,使他们的股权稀释掉了,团队内部也会无形中生成压力。供你进行合理估值的一些行业系数为了帮助你对「理性」的估值有一个整体的把握和了解,在这里我将一些估值所配的系数拿出来分享,你就可以自行参照实际情况来做出合适的评估。

蒙古斑因为一家风险基金投资组合中,20%的比例会实现50倍的回报,剩下的80%都直接打了水漂儿了。VCPowerless公司的看法是:以公司两年之后的状态作为估值基础,当然是商业计划书上的一切都严丝合缝的执行下来。

这里面的每一个成员都倍受煎熬。为什么你需要对高估值持有警诫之心:风投公司跟创始人一样对「DownRounds」深恶痛绝。第三家风投公司downtoearch给出来了一个介于800万到1200万欧的估值(在ARR的基础上选择5倍到7倍的系数)。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通常来说,会发生下面的三种情况:SaSSy公司的商业计划执行的非常不错,几乎不存在什么没有考虑到的变数。但是没有任何一家风投愿意跟进,因为没有人愿意参与到「downrounds」里面。」但是,如果我告诉你,现在一些顶级的风投公司,其实会同时采取两种不同的估值方式,比如Powerlaw和Downtohearth,你会不会有一些惊讶呢?在SaSSy的这个例子上,VCOldschool是采取最为保守的估值方式,它就按照现在公司目前的收入做估值基础,确定了一个收购价,甚至还愿意比这个价格更低一些。

多说一句:在欧洲,这种追求高风险的行为是非常罕见的。最后,希望借助本文,身为创始人的你能够在融资路上走得更加稳健。

因为绝大多数的风投公司更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创业团队在A轮融资完成之后,还能持有公司绝大部分的股权,这样才能保证他们能够有动力继续好好运营下去。理由:「我认为这家公司在2020年会以超过1亿欧的价格被收购,所以我愿意在500万欧的基础上,选择至少4倍的系数来计算估值。

我还在现实中见过更糟的,一家初创公司在还没拿得出来实际产品的时候,以2000万欧元的估值,通过种子轮融资300万欧,接着再A轮融资,他以50万收入作为估值基础,寻求5000万欧元的融资。作为一名融资顾问,如果是为了我的创始人,针对投资条款书上的每一句话进行你来我往的争夺,这种感觉非常棒,因为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为他们争取到更好的条件,有些时候甚至因为某些优势,让本轮融资额翻倍。

她给大家诉说了作为风投来说,极力避免的一些局面,而创始人应该在A轮和B轮融资的时候做好哪些心理准备,尤其是提醒创始人,别沉浸在公司的高估值中狂喜,接下来的路有可能充满挑战。他们的理由是:「既然月经常收入是15万欧,那么一年下来的年经常性收入是180万欧没人能成为万事通,但在某种意义上,他们可以成为超级多面手,这就是我眼中的超级预言家。***【每日金句】虽然我们生活在一个偏见的世界,但我们仍有机会和其他人交流,与形形色色的人展开对话,“超级预言家”便是这样一群人。

这或许是团队内社交互动的一部分。我估计,在未来五年内,当代“超级预言家”的预测准确率或能达到85%,这些超级预测者实际上能比那些有权接触机密情报的情报分析员作出更准确的预测。

通过这些技术,我们希望不仅能够在如何建立人与人的联系,以及如何组建更好的团队这两个问题上获得更准确的、生物学的有效理解,而且能够用其评估各种团队组建方法。在这场选举中,社会情绪因素成为其关键所在——也许你私下决定好了会给特朗普投票,但直到你进入投票站时,依然拿不定主意。

这部分人被称作“超级预言家”。我们给他们的预测问题包罗万象,从大选、战争、国际条约、疾病,你能想到的都有。

这些人不是某特定领域的专家,但他们的拿手绝活是预测出“哪里能获得重要的内行信息”,同时与他人分享这些信息,进行分工,合作找到超出我们预期的应对方法。真正的“超级预言家”会善用情绪,同时排除偏见。情绪很重要,它是决策过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团队成员不想让彼此失望,也想要互相帮助,这促进了良好团队的形成。

未来五年内,当代“超级预言家”的预测准确率或能达到85%,在与大数据结合后将取得更大的飞跃。因为我们要考虑到的不仅是会对我们自己产生影响的经济和理性因素,还有一切发挥作用的社会因素。

虽然没有人能做出100%准确的预测,但研究表明,有一些人在预测结果方面明显优于其他人。情绪在决策中扮演的角色是极其复杂的,将情感和理性简单的一分为二更是不正确的。

蒙古斑如今,沃顿商学院市场营销学教授兼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的芭芭拉·米勒斯(BarbaraMellers)和迈克尔·普莱特(MichaelPlatt)正通过市场营销、心理学和神经系统科学进行交叉研究,试图探究是哪些共性推动了“超级预言家”做出更好的决策。人们在团队中做出的预测明显更加准确。